1. 888头条首页
  2. 深8

支付告别草莽江湖:曾靠互金赚得盆钵满,一夜风雨后生存靠套现

博彩支付,支付科技,支付新闻

2017年初,一家知名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管理层人士方尧在北京朝阳区东三环的CBD餐厅里笑谈风声时,消费金融行业和第三方支付一样,正声名鹊起。

但短短两年之后,他的团队就散了个七七八八,包括他自己。

谁也没料到第三方支付的机遇和灾难都来得那么快。在经历了备付金集中交存、“断直联”风波、85号文、P2P和超利贷强力清查等一系列变故之后,中尾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公司陷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寒冬。

2019年的金融行业,如果要论比贷款还难过的细分领域,第三方支付必须榜上有名。

当然,今天说的第三方支付里面不包括微信和支付宝这样背景特殊的第一梯队玩家。

这是个大起大落的混战时代。

三年前,第三方支付牌照价格还卖出过超30亿元历史高价,转眼到今年,第三方支付牌照就创下了2500万元的价格新低。

行业巨变,支付牌照有价无市。大部分中尾部支付公司都勉力维持着表面的稳定,但内里已经焦灼不堪,甚至被逼出海。

“我老板做了几十年的支付,事到如今也在愁接下来到底怎么办。”从事支付业务的李伟明说道。

那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互金风口飞起来的“猪”

2011年,第一批第三方支付牌照诞生在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上,随着后来的P2P、消费金融百花齐放的推动下,一大批支付公司即便没有微信和支付宝得天独厚的优势,也被时代造就了。

易宝、宝付、连连、富友、通联、快钱、拉卡拉……在“二马”当道的寡头市场下,第三方支付的第二梯队诞生了,其中不乏每年互金类交易额上千亿级别的玩家。

那时,两家注册在华东地区、名不见经传的支付公司,就因为接入了P2P存管的支付项目,得以分食庞大的交易量份额,迅速跻身第三方支付的第二梯队,一举成名。

他们只是这个浪潮中异军突起的代表。混战的年代,本来就属于草莽英雄。

两年前,方尧谈笑风生的时候,一系列现金贷、消费金融公司、P2P的繁荣,让他和团队热血沸腾。作为入场最早的第三方支付玩家之一,他们不但在给这些平台做支付服务,也开始试水现金贷。

而方尧当然不是这场浪潮中的唯一跟风者。

拉卡拉、易宝、连连、快钱……这些处在第二梯队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没能免俗地从支付延伸到了互金的边边角角,有的做了流量分发的贷超,有的拿了小贷牌照做自营现金贷,还有的做了P2P。

毕竟,如果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谁不愿意排队起飞呢?

后来,很多有头有脸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除了能给各种贷款平台和P2P做支付通道,都布局了诸如现金贷、分期、流量、大数据服务等一系列板块,从一个单纯的支付公司,变成了一个用“支付+”模式通吃全场的角色。

和互联网金融一起春风得意的那几年,凡是有点能力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都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这一切都跟他们的基因有关。

灰色是第三方支付的底色

第三方支付公司们大都不愿意谈及发家的过去。因为大多数第三方公司发家的历史底色,都是灰黑色的。

博彩、色情、棋牌、配资、洗钱……都是他们讳莫如深的词语。

“很多支付公司都是靠这些灰黑色产业做支付起家的,”李伟明说,尤其是博彩的交易额,想象不到的大,这跟国内P2P行业的交易金额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在监管层的目光没有注视到博彩这样的灰黑产之前,这一直是很多支付公司赖以生存的重要收入来源。如果说互联网金融的热潮是第三方支付的风口,那这类灰黑产业链就是第三方支付诞生的沃土。

在互金这个风口吹起来之前,套现是支付公司另一块重要的灰色盈利业务。

pos机套现、二维码套现、线上APP套现……多种多样的模式,在支付公司日常的商户交易中,60%以上属于套现都是正常现象。

互金类、套现类和灰黑产业类三大板块的业务,成了中尾部第三方支付公司最重要的三块收入。

但好景不长,灰黑的底色很快给第三方支付公司带来了麻烦,监管机构的罚单不断。

2016年,易宝支付就曾拿到当时第三方支付行业最贵的罚单5296.1万元。可是今年7月,环讯支付就被宣布刷新了这一记录,收到一张来自央行的5939.41万元的罚单。

这不但让去年就试图通过收购环讯股份曲线取得支付牌照的深圳盒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陷入困境,这张近6000万的罚单,也是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当头棒喝。

灰色的支付业务,真的不能碰了。

龙卷风来了,每一个泡在海里的裸泳者心里都很清楚。

失去最后的稻草

2019年,第三方支付的整顿一波比一波猛烈。

2019年1月,央行发布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到了最后验收阶段,2018年7月9日起,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实现100%集中交存央行。

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公司拿备付金躺着赚利息的好日子正式到头了。

几乎在同时,央行要求的支付“断直联”工作也收尾了,第三方机构的利润空间再被压缩。

今年3月底,《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85号文)的出台,彻底封杀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赌博、色情等非法灰黑产业提供支付结算的出路。

灰色产业成了烫手山芋,谁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明目张胆地碰。

互联网金融平台,被第三方支付机构视为赚取暴利的最后一根稻草。

普通的持牌金融机构、P2P、现金贷平台早就被第三方支付公司瓜分得干干净净,激烈的竞争和勃勃野心,让一部分支付公司把手伸到了更黑暗的地方。

他们抱着“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心态,给猖獗的地下超利贷平台做起了支付结算,其中不乏知名企业。

“怕当然怕了,但是没办法了,这个业务很挣钱。”一家支付公司业务人员坦言,跟超利贷平台合作,支付公司收到的通道费能比一般的平台高很多倍,所以今年其实有很多支付公司都做了,但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跑业务,大家都恨不得低调到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到了11月,互金行业的整治风波空前,监管一招“釜底抽薪”,让第三方支付公司跟P2P的合作之路走到了终点。

“不要管P2P活不活得下去,只要支付公司想活下去,就得断了P2P的通道。”李伟明说。

至此,支付公司这条最后的稻草也失去了。三大核心收入来源场景,覆灭了大半。线上线下的套现业务,成了支撑中尾部支付公司核心利润的最后一片孤岛。

是时候告别野蛮生长的草莽江湖了。

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现在大家就是要扛住,不要亏太多。”李伟明苦笑着调侃支付公司的现状。

这9年来,第三方支付行业第一次真正面临回归支付本质的境地。中尾部的支付公司,都在寒冬中咬牙忍耐。

其实,今年盛传要IPO的某支付公司,深受灰色业务连累,此前因支付业务违规收到央行罚单,还被拦在资本市场门外,短期内上市无望。

央行《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今年二季度,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1777.77亿笔,金额59.3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52%和22.84%。

由此可见,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业务增长速度依然十分可观。虽然,90%的市场份额可能还是掌握在第一梯队手上,留给中尾部支付机构的,只剩下细分市场。比如易宝支付在航旅场景独当一面,而快钱在股东万达的场景内颇有优势。

但在支付宝、微信、银联等头部机构的竞争下,还要面临如拉卡拉、通联支付等线下玩家的挤压,“支付+细分场景”的拓展,注定不会容易。

毫无疑问,中尾部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确大都陷入了一个旧利润来源被砍断,急需新增长点的瓶颈中,进退维谷。

第三方支付行业忽然掀起了一股布局跨境支付的风潮,但事实上,跨境支付的市场空间较小,也已经挤入了太多的竞争者。

有人断定,两年之内,如果还没有新的风口出现,这个行业就不会好转。

最近几年,共享经济商业模式的爆发,让第三方支付公司们看到了新的希望——税务筹划。帮助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和自由职业者解决资金结算问题的平合应运而生,据了解,这类税务筹划的结算业务有可能给支付公司带来可观的利润空间。

放眼望去,像互联网金融一样迅速给第三方支付注入强心剂,下一个这样轻轻松松能把交易量做到万亿级别的风口,谁也不知道哪天才会重现。

税务筹划能否接力互金成为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新风口呢?

冬天的狩猎,大概都只有耐得住寒冷的人才有机会看到答案吧。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蓝鲸财经所有,不代表888头条立场,原文链接为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5617041192/14ecd3f2802000svg6?from=finance,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箱:cs@888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