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888头条首页
  2. 深8

起底股市“杀猪盘”:微信喊单屠客和塞班赌场的隐秘关系

“今年我是第三次被骗了,7月被骗做股指期货,贷款20万全部砸进去了,后来网贷被骗6万,现在跟着他们炒股,我以为明年可以回本啊!没想到又是骗子…….”

身上背着30多万债务的李泽欲哭无泪。李泽所说的“被骗”,指的是她在微信群中听直播课炒股的经历。她没想到,自己每天听课,已经很谨慎地观望了2个月,11月6日还是一脚踩进去,没有回头路。

更令她悔恨莫及的是,在大幅亏损情况下,对方以令人心动的说辞,成功把她骗进了更大的“局”——亏损卖掉基石金融,还贷款8万买入博华太平洋,并锁仓一年。

没多久,微信群里那些每天亲切叮嘱她“不要错过赚大钱机会”的助理和各位讲课老师就不说话了,直播课程也没了。李泽这时才觉得不妙,后来看到很多人和她一样被锁仓博华太平洋,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至少有10个人向小编讲述了他们与李泽极其相似的经历。他们大多是股市的“旱鸭子”,从来没有炒过港股,迷恋“股市做庄暴富”的传奇故事。

而对“讲课老师”来说,李泽们不过是他们免费直播讲课培养的“猪”,等课程“洗脑”成功,他们就可以随时下发指令从中渔利。而事后即使受骗者报案,也很难追踪到“骗子”是谁。网络上给这种骗局送一形象的名字“杀猪盘”。

小编了解到,这场“杀猪盘”之所以能够成功,除了精妙“伪装”话术,三家注册在新西兰的公司——布尔金融、恒马金融和博诚金融——起了关键作用。这三家公司实际并无金融牌照,但利用注册海外信息不对称在国内披上了“合规”的外衣,一度与多家机构合作,其中包括大智慧、捷利交易宝和两家香港持牌券商——ConradInvestment 和创升证券。

小编调查后发现,上述三家无金融牌照公司背后实际控制人均为一名叫“何健”的山东青岛人士。事实上,上述新西兰公司中,恒马金融部分人员此前因涉刑事案件已被判刑,何健在逃。

李泽们在微信群里遭遇“杀猪盘”的经历显示,与上述在逃人员何健相关联的三个公司,并未就此收手。他们或更换名称,以一种更为复杂、布局更精密、涉案人员更隐秘的方式敛财。这一次,他们的布局与赌业大亨纪晓波的港股博彩公司“博华太平洋”联系在了一起。

难以抵挡的“诱惑”

在职场打拼多年,54岁的王仁对自己的老来“受骗”感到羞愧。他说自己人生中从未受骗过,自我评价是“喜欢户外探险,理智,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但他今年10月被老婆拉近一个微信群参加直播课程炒股后,却没有抵挡住“天上掉馅饼”的诱惑。

这个微信群有一个略带江湖味的名字——“弘家班”,主要讲解股票知识、推荐股票。刚开始,王仁还叮嘱老婆“不要投钱进去,先观察观察”。他老婆在银行上班,王仁说他相信老婆的辨识力。

一个微信名叫“弘财”的人,每天在群里发直播课程链接和密码,课程完全免费。

包括王仁在内,每一个向小编讲述各自遭遇的人,都说加入微信群的初衷只是观望,并不相信通过他们推荐的股票可以实现暴富。但他们都没有禁得起群里有人截图晒单暴富。比如,王仁就看到有群友截图晒单,买了老师推荐的股票,投资500万,一天就能赚10万、20万。

如此容易快捷的赚钱方式让王仁渐渐失去理智。观察20多天后,他没忍住,开始投钱。第一次操作投入9万,当天就赚了1万。两天后,他把家里尚未到期的银行理财资金抵押融资28万,继续投入老师推荐的股票。

一夜暴富的美梦,对当时的王仁来说仿佛变得触手可及。他甚至开始规划女儿的未来——女儿在大城市打拼不容易,可以趁此多准备些积蓄陪嫁,让年轻人生活压力没那么大。

一周的时间,他跟着“老师”操作几次,账户上资金多了10多万。然而,财富暴涨戛然而止,他投的第三只股票吉辉控股(8027.HK)股票瞬间下跌,总共投的48万,3天时间不到蒸发了40万元。

像王仁一样,李泽也没禁得住群友“截图晒单”的诱惑。在加入一个名为“王牌对王牌”的微信群后,她犹豫了2个月,于11月6日高位买入基石金融(8112.HK),却遭遇股票一路下跌,账户资金大幅亏损。

每一个向小编讲述各自遭遇的人,他们的故事如出一辙:从6月以来,他们在不同名字的微信群里,遇见了仿佛拿了相同剧本的“老师们”,虽然时间不一样,推荐的股票不一样,演绎的逻辑大同小异:很多人在股市尝到“甜头”后,他们买的新股票都齐刷刷的下跌几乎蒸发殆尽,且无一例外都是港股。

但故事并没有在这里结束。

微信群里的喊单老师,在王仁、李泽们遭遇了股票大幅亏损之后,铺开了更大的“网”。他们在群里称:

“这只股票遭遇了大庄家的狙击,对手很厉害,这个盘很难依靠我们散户的力量与之对抗,我们建议卖掉,认购我们最近考察的一个新项目——博华太平洋。”

“博华太平洋的价值被低估,现在的股价为0.15元左右,未来一年,可能涨到1元、2元、5元,甚至更高,增长空间至少10倍以上。为了弥补大家的亏损,凡是认购博华太平洋的,我们补偿损失,折算成博华的相应份额。”

博华太平洋是赌业大亨纪晓波旗下的港股博彩公司,正在耕耘其塞班岛项目。微信群里,老师在推荐博华太平洋后,便开始播放介绍塞班岛项目视频。

王仁事后回想说,当时的心态很不正常了。那个时候赌徒心理很严重,又给补偿,反正已经亏损的差不多了,不如赌一把试试,万一实现了呢?王仁和他老婆,尽管亏损40多万,也毅然卖掉吉辉控股,11月4日买入博华太平洋,并锁仓一年。

而李泽所在的“王牌对王牌”群里的喊单老师,则还称“博华太平洋,我主要是通过朋友关系,好说歹说才拿到2亿元的认购份额,对方和我是多年的朋友关系。这个项目通过调研和专业机构的报告资料判断,博华项目未来1-5年,增长空间10-100倍。你们可以挽回一定损失,你们可以通过这个项目挽回损失。”

李泽当天听完觉得很感动,觉得老师很讲义气。断然卖出了她亏损的基石金融,还外借8万元投入了老师推荐的博华太平洋,并锁仓一年。

人人到了这一步还未梦醒,直到微信群的老师们和助理们,忽然就“消失”了。他们不再回复学员们群里的提问,也不再提供直播课程,学员们这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上当了。

虚假平台敛财至少高达数亿元

王仁犹豫几天后选择报案。他心理做好了最坏打算——夫妻俩投入的65万人民币完全打了水漂,也要“让骗子为犯罪付出代价”。

他报警后,警方明确告诉他,他们炒股的平台是虚拟平台,黑平台。不少报案人已经收到地方公安局的反馈,已经立案。

一位曾办理过类似案件的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对小编说:“这种手法在现在就是所谓的理财投资诈骗,现在很常见,有很多。他们这种诈骗的服务器都是架设在国外,查处难度很大。”

小编经过多方了解后发现,王仁、李泽们主要炒股平台是恒马金融、布尔金融、博诚金融,三家公司均注册在新西兰。而通过三个平台骗取的认购博华太平洋募资资金或已高达数亿元。

在李泽提供一则8月直播视频中,一位名为“杜国丰”的讲课老师称,目前已经认购博华太平洋50亿股。据此,简单估算,博华太平洋当时的股价在0.15-0.2元/股左右,50亿股的认购资金大约在7.5亿元—10亿元左右。

由于该团伙不断更换微信号名字,组建新的微信群,仍在继续直播课程布局股市“杀猪盘”,没人知晓实际骗取资金规模规模。根据小编加入的40人左右的受骗者微信群,他们不完全统计受骗金额,至少高达数千万元。

事实上,骗局在实施中在资金流转、牌照资质等方面均出现了诸多破绽。

小编获得多份投资人打款的银行凭证表明,他们在上述平台开户后,炒股资金并非直接打入平台开户的账户,而是打入陌生的个人账户。

但当这些投资人学员在群内提出疑问时,群助理告诉学员,“这些个人账户主要是承兑商,帮助他们兑换,然后再打入平台;如果是港币的话,不用兑换。”

小编查询多个账户后发现,这些账户开户人多为广东、广西人,而且开户银行所在地则分布在全国各地。

而恒马金融等平台存在虚假宣传监管问题。小编经过多方了解后发现,恒马金融、布尔金融、博诚金融,这些交易平台虽然在新西兰注册,但完全游走在监管法律空白下。

灰产动态,灰产市场,灰产行业

上述平台声称自己为“经新西兰证监会(FSP)监管”。但小编查询发现,FSP并非“新西兰证监会”,而是“金融服务提供商”的英文首字母缩写。FSP官方网站仅提供金融服务提供商的注册,注册后并不意味着持有官方许可的金融牌照,而实际上只要交纳一定费用,任何人都可以申请注册。而真正的新西兰金融牌照必须经过新西兰金融市场监管局(简称“FMA”)许可。恒马金融、布尔金融等仅仅只是FSP注册公司,并未经过FMA许可。

FSP官方网站对此有专门解释,FSP注册并非是一项官方正式授权,也不意味着FSP注册商在新西兰或者其他任何国家获得许可或者监管。

而根据FMA官方网站要求,除非获得豁免,否则任何经营金融产品市场的人都需要获得FMA的许可。金融产品市场是买卖金融产品,或发出买卖金融产品的要约或邀请的设施。

这也意味着,布尔金融和恒马金融、博诚金融并不受新西兰金融监管局监管,那么它是否有资格从事香港券商服务?

一位自称专门帮人办理新西兰牌照的人士称,一般情况下,这些新西兰注册FSP公司,都是和港股持牌券商合作,来从事港股交易的。

长期在香港从事券商业务的资深人士黄立冲亦称,在香港,其他地方的券商,可以跟香港持牌券商合作,签一个白单协议(相当于开户),相当于外地券商委托香港券商建仓交易。这个在香港法律是允许的。但是具体这些外地券商如何做,与香港券商没有任何关系。

一个名为“捷利交易宝”的APP网站上显示,布尔金融(bollfinancial holding limited)经创陞证券授权,恒马金融(英文名:spiritedstallion global limited)经conradinvestment 授权。

创陞证券、conrad investment两家券商均为香港持牌券商,小编分别拨打两家港股券商电话。conrad investment称,并未授权许可恒马金融。目前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正在调查。而创陞证券告诉小编,布尔金融仅仅只是在创陞证券上开户,没有授权一说。

小编以投资人的身份致电香港证监会,对方回应称,“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如果它是海外金融机构,你应该去找海外金融机构处理。”

这也意味着,上述自称经营港股的三家新西兰券商,既不在新西兰金融监管局监管范围,也可能不在香港金融监管局监管范围。

靶向塞班赌场

无人知晓投资人们将款项打入遍布全国各地的个人账户后,资金是否真实的流入了博华太平洋。但微信喊单老师的话术,与博华太平洋的公告内容、公告时间呈现了高度一致。

小编梳理了多位投资人口述的微信喊单主要参与方式:微信喊单买入博华太平洋,起始于一个号称“冠联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冠联资本’)”团队,后者建立多个微信群,炒股平台先是使用布尔金融,8月后改用恒马金融。冠联资本运作的微信群以“冠联家园”命名。

需要重点说明的是,根据投资人学员的说法,“冠联资本”这一名称,至少早在2019年5、6月间就已经被微信喊单团队所使用,当时直播间推出的投资标的就为博华太平洋。

颇为惊人的是,2019年7月8日,博华太平洋发布公告,称一家名为“冠联资本”的公司,与博华太平洋大股东签订股份认购合同,承诺一年内认购博华太平洋140亿股。

没有证据显示,微信直播喊单里的“冠联资本”,与博华太平洋控股股东达成交易的“冠联资本”,为同一方。博华太平洋公告显示,“冠联资本”的英文名为Guan Lian Capital Holdings Group Limited 。而小编经核查对比,微信直播喊单里的“冠联资本”,于2019年7月16日在香港注册,英文名为Guan Lian Capital Limited。

但无法解释的是,微信直播喊单老师们,为何会提前获知博华太平洋控股股东的交易对手公司名?

据多位投资人学员称,“冠联家园”的运作者杜国丰,曾自称与博华太平洋的控制人纪晓波关系较好。7月8日当天,杜国丰微信朋友圈还发布博华太平洋办公室的照片。

小编无法核实上述“杜国丰与纪晓波关系较好”的说法。同时,没有证据显示博华太平洋及其控股股东与上述微信喊单之间的直接联系。

但发生在博华太平洋公告与微信喊单直播间里的“巧合”,远远不止上述提前预知交易对手名这一点。

2019年5月,博华太平洋公告称日本金融机构GCM Ltd借款5亿美元予公司投资塞班岛项目。随后6-7月间,微信直播喊单的“冠联资本”便发出了与之相关的说辞,称“GCM为冠联资本的战略合作伙伴,在冠联资本未获得博华太平洋认购权之前,冠联资本出售的认购份额是转自GCM”。

小编通过公开搜索GCM Ltd(下称“GCM”)公司官网,发现网址为www.e-gcm.jp的网页,与博华太平洋“日本金融机构”的描述基本一致。经查询该网页注册人显示亦为GCM Ltd,注册时间为2006年。追溯网页历史快照亦与当前页面基本一致。

但颇为蹊跷的是,该网址提供的联系人对上述“冠联家园”中关于“冠联资本未获得博华太平洋认购权之前,冠联资本出售的认购份额是转自GCM”的说法予以确认。

2019年11月,博华太平洋又公布控股股东的出售股份信息,这一次的受让方为进英投资,全称:进英投资有限公司,英文名称为BraveAccess Investments Limited。

而网上微信群亦有进英投资喊单申购博华太平洋,该组织使用的是博诚金融的平台。小编查询发现,博诚金融官方网站上公布的英文公司名,与布尔金融官网公布的英文公司名一致,均为Boll Financial Holding Limited。博诚金融的微信带单老师名单与恒马金融微信带单老师微信名字多有重合。

小编未能查询到进英投资的工商注册等任何公开信息。但是一个自称 “进英投资”的官方网站显示,进英投资成立于2005年,总部在纽约,同时在新西兰和香港均设有办事处。

该网站内容简单,域名备案显示为今年11月注册成立。网站所有公告都与博华太平洋有关。网站张贴了多个参与认购博华太平洋股份的董事会决议公告。其中最早的公告显示,2019年11月18日,进英投资收购博华太平洋70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9%。

而另一份公告显示,进英投资董事会审核通过了关于委托博诚金融发行本公司持有的博华太平洋的70亿股。

但有意思的是,该官网公布的亚太区联席CEO兼中国CEO郭伦恺的照片,与互联网上一则广告人物照片高度一致。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前述“冠联资本”,与之相关联的还有另外两家公司—中财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财资本”)、丰杰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丰杰资本”),也采取同样的方式参与微信喊单申购博华太平洋,中财资本组建微信群“弘家班”,以“弘财”带队;丰杰资本,以“赵峰岳”为首带队运作。

恒马金融团队刚被判刑

精心布局捆绑赌业大亨纪晓波及其博华太平洋公司,并非上述微信喊单团队的第一次操作。

小编了解到,前述起到关键作用的三家新西兰公司之一“恒马金融”,曾多次通过互联网开展相似行为:利用虚假监管平台、雇佣“老师”微信喊单、不断更换微信名字,诱骗人员的资金进行虚假平台炒作,在骗取资金后,所有工作人员玩失踪。

该团队曾因为虚假炒外汇网站被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公安局抓捕归案。

早在2017年年底,一家名为“宜汇国际”因为质疑虚假平台炒外汇,导致许多投资人大幅亏损而被举报,随后被立案。

根据郴州市安仁县公安局公布消息,该案件被定性为赌博。安仁县公安局称,宜汇国际建立以金融证券市场走势作为赌注对象,通过设置 “极速产品交易”、“传统产品交易”两种赌博方式,其输赢结果是以某一时点的涨跌凭偶然之事实决定,完全符合《刑法》第三百零三条之规定的构成要件,属赌博的行为。

公安局共抓获姜某某等23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21人,其中姜某某、栾某某等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

而一位参与办案的公安人员向小编称,宜汇国际的实际控制人何健跑到国外,未被抓获。

投资人称,宜汇国际,全称青岛宜汇国际商务有限公司,对应英文名为ULTRASIMPLEGLOBAL NZ LIMITED。董事长为何健。

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ULTRASIMPLE GLOBAL NZ LIMITED正是恒马金融(SPIRITEDSTALLION GLOBAL LIMITED)的前身。根据新西兰供应商注册网站(FSP)查询,ULTRASIMPLE GLOBAL NZ LIMITED正是今年6月方更名,背后的股东正是一名为住在山东青岛市南区大尧路的“JIAN HE”, 该登记地址正是宜汇国际董事长何健所在地,人名和地址均重合。

2019年5月16日,宜汇国际网络平台开设赌场罪案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据了解,目前判决结果已出。其中涉案人员姜某某、栾某某等人因为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万元。

但李泽们在微信群里遭遇“杀猪盘”的经历显示,与上述在逃人员何健相关联的三个公司,并未就此收手。他们或更换名称,以一种更为复杂、布局更精密、涉案人员更隐秘的方式敛财。这一次,他们的布局与赌业大亨纪晓波的港股博彩公司“博华太平洋”联系在了一起。

更多详情关注888头条

国内域名: http://www.hddpm.cn/

国际域名: http://www.888toutiao.com/

888头条,总有你要扒的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刘培主所有,不代表888头条立场,原文链接为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hk/2019-12-09/doc-iihnzahi6244514.shtml,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箱:cs@888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