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888头条首页
  2. 未分類

人性到底有多恶?职业催债人揭秘“催债”江湖

人性到底有多恶?职业催债人揭秘“催债”江湖

“干我们这行,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大龙埋头深吸一口烟,粗短的脖子上,金链子闪闪发光。

大龙初中毕业,早早混社会,现在干的这一行,叫“职业催债人”,在欠债人的口里,就是“死追债狗”。

随着经济下行、放款门槛变得宽松,银行金融机构、民间借贷公司产生大量坏账。而“职业催债人”,就是受雇于这些金融机构,用各种办法收回那些“几乎不可能”收回的钱。

轻则人肉,用电话“呼死你”;再则裸照群发,骚扰欠债人的亲朋好友;重则上门威逼辱骂,逼得欠债人走投无路。

“文明催债”,“非暴力催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变得一文不值。

“不还钱?呼死你”

“客户甩来的单子,一般能给到40%左右。”

虎哥已经不干这行好多年,但道上的规矩,他一清二楚。

他口中的“40%”,是指追回一单欠款能拿到的提成。

比如民间借贷,通常会把坏账打包给催债公司,一个100万的坏账,算上利息,一年后利滚到136万,如果能追回来,催债公司能分到54.4万。

“都是些难啃的骨头,不过来钱也是真的快。”虎哥说。

40%的价位,也只限于知道欠债人住址、电话、还能找得到人的情况下,如果对方已经“人间蒸发”,那么价位可以提到60%,甚至80%、90%。

干的最好的一年,虎哥一口气挣了近百万。有一笔170万的欠款,虎哥软磨硬泡给催了回来,单这一笔他就拿了50万的提成。

人性到底有多恶?职业催债人揭秘“催债”江湖

对于那些“失踪”的欠债人,职业追债者也有的是办法。

只要客户提供欠债人的电话号码、姓名、身份证号,他们就可以拿着这些信息数据,让黑客去秘密网站上“滚一轮”,马上就能知道对方常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登陆一些可以获取定位的应用,就能知道对方的位置和新的手机号。

然后,他们会采用一种“呼死你”的软件,把借债人的电话打爆。

最强大的“呼死你”,连接WIFI就能呼不停,变号呼,3秒自动挂断重呼,真正的无法拉黑,把借债人整崩溃。

“就算找不到他本人,也能找他身边的人,最不缺的就是方法。”

一些网络平台贷款,借债人第一次下载借款app时,就会被读取通讯录,而且还会检测通讯录的真实性,比如最近通话记录,跟谁通话频繁。

“如果你通讯录没几个人,肯定是不会给你放贷的。”虎哥说。

虎哥的职业生涯里,碰到过好多自以为聪明的借债人。

现在国家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可以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好多人以此为依据,想借钱不还。

“擦亮眼睛看清楚了,是利息!!是利息!!是利息!!”虎哥吐了一个烟圈慢悠悠地说。

“有些自以为聪明的,当高利息都不用还,还故意去借高利贷然后不还,还觉得自己赚了,这些二傻子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对于那些拒不换钱的赖皮,虎哥说,他们只能“狠一点”了。

“做这行,不能心软”

“作为某某某的朋友,请你务必转告他赶快还钱!我们会联系你到他还钱为止!想不被打扰就赶紧催他还钱!”

大强催债多年,似乎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

他的第一个技能就是狂呼欠债人的亲朋好友,碰到脸皮薄,重名声的欠债人,也就赶紧把钱还了。

但催债行业里,多得是赖皮。

“做我们这行,就是不能心软。”大强的第二个催债技能,就是直接骚扰欠债人的至亲,尤其是家中的老人。

“缠、骚扰、赖在欠款人家里不走,这是最基本的手段。”

大强记得,有一次他直接把电话打给了欠债人的爹,那是个农村的老头,大强在电话里对老头吼,他儿子欠了1万多块,如果不还,债主会去法院起诉他儿子。

“你儿子在外面天天吃喝嫖赌,你这养的什么不要脸的儿子,子债父偿懂不懂?!”电话那头的老头早就被气得半死,扯着嗓子吼嚎叫,“这个王八蛋,他要是回家我就活活打死他!这钱我卖了羊去还!”老人最后把家里唯一的经济收入来源——几只羊,卖了还债。

还有一次,大强上门要债,欠债人早就跑了,只留下了重病的老父亲,还有因辛劳疲惫骨瘦如柴的老母亲。

两位老人家都是本分人,哭着说就是死也会把儿子欠的债还上。

那是大强第一次心软,他跟公司帮两位老人家申请只还2万块钱本金,免了利息。最后,重病的老人硬生生停了药,把钱还上了。

大强记得,还有一次跟一个河南老板要债,摸清了他女儿姓名和学校,然后偷拍了一张老板女儿上学的照片,放在那老板的办公桌上,第二天老板就把钱还了。

“干这行这么久,见人心啊,这些王八蛋,只有疼孩子的,没有疼父母的。”大强恨恨地说。

人性到底有多恶?职业催债人揭秘“催债”江湖

在催债行业里,大强只是威逼利诱,算不上狠。最狠的,是“艾滋病催债队”。

“这些艾滋病人大多是生活清苦的农村可怜人,因为卖血得了这病,靠催债挣钱活命。”

追债的头儿,带着一群艾滋病人,闯到欠债人家里或者办公室,往那儿安静一坐,啥也不用干,就亮出证明艾滋病人身份的“小红本”。

“所有的人,哪怕是围过来的保安,都会像躲瘟疫一样缩到一边。”

有些患者还会“佯装”发病,在地上打滚干呕,口吐白沫,或者追着欠债人挠,把欠债人吓得脸色惨白,嘴角抽搐。

这样多来几次,欠债人濒临崩溃,倾家荡产也把债给还上了。

“有人说干我们这行损阴德,这群欠债不还的就不损阴德?我们没杀人没放火没犯法,我们这是在替天行道!”

大强对自己的职业有很高的“荣誉感”。他痛恨老赖们的嘴脸,坚信催收职业的正当。

“不是死鬼老爹,我不会干这行”

大龙还记得自己刚入行的时候,做的第一笔买卖。

他跟着老大气势汹汹找到了欠债人公司,推门而入,只见沙发上坐着清一色左青龙右白虎的光头党,个个面露凶相,董事长椅坐着的就是欠债人,脸上还有刀疤,一看就是个道儿上的。

“把老子吓得够呛,但是没办法,来都来了,也不能认怂。”一群人说明来意后,那欠债人面无表情,半晌只说了一句:“知道了。”

找到个台阶下,一群追债人赶紧拍屁股走人,跑得比兔子还快。“就怕他们拿着刀追出来砍人了。”后来,大家都一致决定,这笔钱不赚了,就当成死账退回银行,惹不起的人还是不要惹。

可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黑社会老大真把账还上了。

“后来我才知道,人家真正混黑社会的,尤其是做大哥的,都讲规矩,不然在道儿上立不起威信。反倒是那些地痞流氓瘪三,就是个无赖。”

“干我们这行,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大龙不是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地痞流氓。

有一次他找一个地方恶霸催债,那恶霸在电话里态度好的反常,还要了大龙的私人手机号,说要把钱转给大龙,让大龙帮忙还。

那时候大龙没有经验,就交代了出去。三天之后夜里1点,大龙正睡得迷迷糊糊,手机铃声尖叫起来。

“寿衣已经准备好了,开门收货!”电话那头是那恶霸的声音。

还有一次,欠债人跟大龙约定好了在一个酒厂门口当面还钱,他刚到酒厂,就被迎面一记拳头砸在颧骨上,差点晕过去。

“催债狗!你他妈就是条狗!”大龙已经不记得那顿拳打脚踢持续了多久,等他醒过来已经在医院。

“断了三根肋骨,整整三根!”

人性到底有多恶?职业催债人揭秘“催债”江湖

和别人不同,大龙干这行是为了还“死鬼老爹”的债。

大龙的爸酗酒赌博,欠了一屁股债,母亲在大龙和妹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大龙初中毕业就辍学混社会。

“我得给老王八蛋还完最后一笔债,没办法,这行来钱快。”大龙竟然憨笑了一下,“还要养活我妹,她成绩很好。”

大龙打算给他爸还完最后一笔债,就断绝父子关系,金盆洗手不干,带着妹妹换个地方生活。

职业催债人的队伍,有的人离开,也有人源源不断加入进来。

只要有“欠债不还”的原罪,这个“黑吃黑”的江湖,就会不断有故事上演。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国王与王后2019所有,不代表888头条立场,原文链接为https://k.sina.com.cn/article_5613603293_14e98c9dd01900iftt.html?from=society,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TG: toutiao888admin

TG频道https://t.me/toutiao888

联系邮箱

客户服务:cs@888toutiao.com

商业合作:business@888toutiao.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