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888头条首页
  2. 深8

假赛阴云包围下的中国电竞:没钱的选手与急着引流的博彩圈

为了应对假赛,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假赛对于任何一项竞技运动的打击都是摧毁性的。

3月16日,英雄联盟发展联赛(简称LDL)发布公告,自3月17日起将进行停赛整顿,恢复日期将另行通知。

这个背后是LDL近期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假赛事件。

今年2月22日,FPX俱乐部发布公告,旗下打野选手曾在LDL期间有不正当竞技行为,上报联盟进行调查。

就在BO事件还未彻底平息时,LDL赛场上SJG战队与JDG二队的比赛,由于SJG未能到场,被判负2:0.

而根据坊间传闻,SJG之所以没能到场,原因在于战队老板在开赛前发现博彩网站上有关这场比赛的赔率异常,经查后发现部分选手违规,从而放弃了比赛。

关于这件事情的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假赛、博彩对于电竞圈正在持续的渗透与腐蚀,这个刚刚发展不过20年的新兴产业,到底应该如何去应对假赛?

1

实际上,竞技与博彩本身就是双生体,在传统体育行业,博彩行业已经极其发达。

比如,在2018年NBA联盟官方就与博彩公司美高梅签下了一纸合作协议,该协议为期三年,价值达到了2500万美元。

如果NBA是以一个整体的商业体和博彩展开合作,那么在欧洲就是各家俱乐部之间纷纷单独的与博彩公司展开合作。

在2017-2018赛季,英超20只球队,19只球队的赞助商当中有博彩公司的名字,其中更是有9家公司的球衣胸前主广告商是博彩公司。

在2019-2020的西甲赛场上,20只球队中,也有17家俱乐部与博彩行业有着直接的商业关系,其中包括球衣广告、赛场周边广告等。

在这一众与博彩行业的合作球队中,不乏皇马、AC米兰这样的欧洲豪门俱乐部,他们的胸前主要赞助商都曾出现一个名为“Bwin”的博彩公司。

GERMAN FOOTBALL SPONSORSHIPS COULD FACE BAN, AS DFB SCOLDED FOR BWIN  ADVERTISING - AYO.NEWS

很显然的是,寄望于将电子竞技与博彩行业做出完全的切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当下电竞圈所要做的是,如何在博彩行业对电竞圈渗透越来越严重时,尽可能的保证假赛不会发生,或者说不会发生在顶级的赛场上。

到底应该如何去做,这是一个考验。

2

实际上,如果分析目前已经被曝光的绝大部分电竞领域的假赛,我们会发现一个共性。

在FPX选手BO事件中,FPX的官方声明中有这样一段话,“BO选手也主动向俱乐部报告自己在2020年LDL比赛期间受裹挟参与不当竞技行为。”

在LGD选手Condi的假赛事件中,Condi是属于向联盟自首,而在其自首时,于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因为好奇之下一时冲动违规,之后的比赛有人操盘让我打假赛,我坚决不同意就以此要挟我,所以向联盟和俱乐部上报了此事。”

赛事真空期转战电竞领域,职业体育赛事意外发现新机遇

在RW选手weiyan的假赛事件中,weiyan事后的解释写道,“有人找我打假赛,付了定金,我脑子一热就答应了,但实际并未收取,3天之后想通了就回绝了他,然后他就威胁举报我。”

从这些事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很多选手属于冲动性的加入,而加入了一次就再难有回头路,被以此为要挟,持续的要求参与假赛。

这不由让人想起去年发生在韩国的N号房事件,威逼利诱受害者拍摄裸照,再用这些照片威胁受害者,对受害者实施性犯罪。

对于这些选手而言,一旦事情被公布,就彻底的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出于此考虑,很多选手会选择配合,当然也有如Condi这样选择自爆的。

在面对一些诱惑时,有的人可以坚守本心,有的人会冲动事后后悔,有的人则义无反顾的接受诱惑,这当中有着极大的差别。

目前来看,将此进行区分,将会极大程度的减少顶级赛场上的假赛事件,因为对于任何一个可以加入到顶级赛场的选手而言,参与假赛往往已经不再是经济因素所诱导,LPL的职业选手的薪资并不低。

而之所以参与假赛,更多还是因为之前所做的可以葬送职业生涯的某些事情被人所掌握,而这些事件中绝大部分是参与过假赛。

因此,如果能够给这些选手一个可以和联盟之间沟通的桥梁,可以给这些选手一次机会不再受到“假赛组织”的要挟,将会大大的降低假赛对于职业赛场的渗透。

3

除了受到假赛组织者的威胁外,发生假赛的第二个原因是一个俱乐部从上到下的参与假赛。

2019年,《CSGO》项目IPET电子竞技俱乐部选手B1Ngo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原因是老板教唆选手打假赛。并表示自己不愿意同流合污。

captainMo携手AE组建Zero.TSG战队-csgo其他-玩加赛事WanPlus

2020年,Imba TV宣布对NewBee战队《DOTA2》分部的处罚,其中写道,“因Newbee俱乐部的DOTA2分部参与了不正当竞赛并从中获利,所以将禁止其参加Imba传媒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并对Newbee俱乐部DOTA2分部的五位选手终生禁止参加Imba传媒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

随后CDA联盟也作出了响应的处罚,“取消Newbee俱乐部DOTA2分部DPL-CDA的参赛资格,6人被终身禁止参加CDA联盟参与举办以及承办的所有DOTA2赛事。”

而在今年年初,《英雄联盟》YM战队也发布了一则公告,“2020年8月份,在YM的自查过程中发现某队员与教练周星辰有疑似假赛证据,后经查选手拒绝了周星辰的假赛提议。”

在这些事件当中,就不属于被外部的假赛组织所控制,而是完全出自各家俱乐部的内部,而发生这些的诱导就是直观的经济因素。

在CDA处罚NewBee的公告中,CAD还表示,因为经营不善等原因,即日起Newbee电子竞技俱乐部不再是CDA联盟成员俱乐部。

如何解决一些俱乐部的生存状况,这是解决假赛对于电竞行业渗透的另外一个主要因素。

这一点,不仅仅是电竞,实际上传统体育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在知名的赛事中,我们很少看到有相关的假赛被曝光,但是在一些不太受关注的赛事中就是另外一番景象。

去年10月,捷克足协副主席罗曼-贝勒伯尔与另外20人因涉嫌操纵比赛被捕,布拉格首席检察官Lenka Bradacova称,这些高级官员因涉嫌参与影响足球赛果有关的犯罪活动而被拘留。

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所有传统赛事停摆的时刻,白俄罗斯足球联赛照常进行,受到了全球的关注,博彩公司也开始大规模接受网民对该联赛的投注。

但俄罗斯国家媒体Sputnik报道,白俄罗斯联赛发生了大规模假赛事件,很多队员参与其中,这些球员接受了50美元、250美元、300美元和600美元的不同金额的现金奖励。

由于赛事整体的受关注度,从而使得赛事的商业没有得到有效的拓展,这导致无论是俱乐部还是球员收入普遍较低,参与假赛成为了他们改善经济的一个重要手段。

电竞的一部分假赛,也同样如此,《CSGO》和《DOTA2》项目尽管有着高额的奖金,但对于那些战绩并不出色的战队而言,这是无意义的,依靠奖金来支撑一个俱乐部的发展本身就充满了风险,NewBee这家曾拿过Ti冠军的俱乐部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LDL当中,尽管属于LPL的次级联赛,但这改变不了LDL商业化缺失的现实。通常而言,LPL俱乐部的收入可以分为联盟的商业与赛事版权分成、直播平台签约、商业赞助、粉丝经济。

但对于LDL俱乐部而言,以上这四个环节基本都处于缺失状态,他们所能获得的收入除了一些不稳定的赛事奖金外,只有依靠出色的青训转会获得营收。

这样的商业环境就导致了LDL俱乐部和队员极其容易被假赛所渗透,而且这当中值得注意的一个背景是,LPL的席位制导致了LDL的俱乐部和绝大部分队员都没有希望进入顶级联赛改善经济条件。

当没有进入顶级联赛改善经济环境的希望,当本身的经济环境并不出色,那么就极其容易走偏路,南京Hero久竞电子竞技俱乐部负责运营的徐涛表示,打假赛的情况在电竞圈内确实存在,尤其是在低级别比赛。“低级别联赛的选手职业寿命比较短,收入相对较低,就想通过这些方式去赚钱。”

如何解决改善俱乐部和选手的生存环境,这显然是最直接的。

但如何改,这是一个问题,《CSGO》、《DOTA2》从邀请赛、杯赛制改为联赛,V社进行注资?LDL当中,联盟将商业化收入对LDL俱乐部进行一定的分成,或者说打开LDL与LPL之间的通道,让俱乐部和选手看到改善经济的希望?

这需要各个项目面对不同的情况,做出不同的选择。

4

给与选手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改善俱乐部和队员的生存状况,这是两个可以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问题的手段。

但我们知道,事情不可能完全解决,亦如英超这样的顶级赛事,收入如此之高的赛事,同样会发生一些与博彩相关的事情。

去年3月,英足总宣布前英格兰队球员斯图里奇违反博彩条例,被禁赛至今年6月17日,并处罚金15万欧元。原因是,斯图里奇向他自己的哥哥莱昂提供自己转会的内幕消息,让他哥哥投注自己的转会。

去年12月,效力于马德里竞技的英格兰后卫特里皮尔因违反英足总博彩条例被禁赛10周,原因是球员在从热刺转会马竞的过程中有不正当投注行为,英格兰后卫涉嫌向身边人泄露自己即将转会的内幕消息。

究其根本,在于博彩行业与体育行业早已经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NBA主席萧华曾经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谈到全美体育博彩资金规模达到4000亿美元。

而根据之前报道,NBA促成体育博彩合法化,与博彩公司合作,希望的是从所有投注额中抽成1%。如果按照萧华所说的4000亿美元的规模,那1%就是40亿美元。而要知道,NBA在2017-18赛季全部收入加起来约65亿美元。

再看电竞行业,英国安全赌博咨询委员会的调查统计,在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这一年之间,英国电竞博彩行业收入增长了30倍,这其中已经不乏如PaddyPower,Bet365和Betway等知名博彩巨头。

而根据英国安全赌博咨询委员会预估,2020年,全球电竞博彩行业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50亿美元。

国内电竞博彩最佳网站:威廉希尔,Pinnacle平博,还是EGB?

与此相对应的是,市场分析公司Newzoo对2020年电竞市场的预测,其估测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能够创造9.503亿美元的营收。

毫无疑问,电竞市场最大的商业价值目前来看被体现在了博彩行业,这一结果之下,是众多灰色产业链早已经盯上了这块电竞博彩市场,甚至会有组织有预谋的给某些教练、选手设下圈套,最后以此来让选手、教练参与假赛。

在SJG事件上,由于没有证据证明真的和博彩有关,我们只做一个参考,坊间的传闻是,“有一支战队的经理故意带着选手们去各种高消费的场所,给他们养成了习惯之后,就介绍一些不好的“渠道”。选手只能听从经理的话,开始参与这种事情。”

因此,指望电竞赛事当中没有假赛几乎是不可能的,假赛的组织者、参与者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诱导选手、教练参与其中。

著名博彩公司威廉希尔的美国首席执行官乔·阿瑟表示,“只要电子竞技继续存在,与之相关的电竞博彩也会继续存在,这很明显。”

而博彩只要存在,那么想要彻底杀死假赛就完全不可能,我们所希望的是在顶级的赛场上不要出现,在官方可控的比赛中不要出现。

5

对于电竞产业而言,用了20年的时间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备受年轻用户所关注的竞技项目,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根据Newzoo的数据,2020年全球有4.95亿电竞观众,有20亿人知晓电竞市场。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出现问题是必然的,但是出现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去解决这些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

传统体育在发展的早期都曾经历过博彩和假赛的困扰,比如国际米兰的传奇球星桑德罗-马佐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曾经的一位队友曾在赛事中明目张胆踢假球,并故意踢进乌龙球,这种事情在当年并不罕见。

但他们慢慢解决了这些问题,从而有了现在的欧洲足球五大联赛,有了北美的四大体育联盟,我们也期待着电竞行业能够慢慢解决这些问题,在超级赛事IP的路上能够越走越远。

经过这次的事件后,能否得到教训,避免类似的事件再一次发生才是关键所在,我们也相信发生在电竞赛场的假赛以后会越来越少,因为任何一个热爱这项运动的人,无论是赛事的组织者以及从业者亦或者是电竞粉丝,都清楚假赛对于任何一项竞技运动的打击都是摧毁性的。

假赛的生存空间必然会越来越小。

更多详情关注888头条

国内域名: https://www.hddpm.cn/

国际域名: http://www.888toutiao.com/

888头条,总有你要扒的

无广告新闻订阅群,随时掌握每日要闻

点击加入888 Telegram群组,网罗独家一手博彩精选资讯:https://t.me/toutiao88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游戏观察所有,不代表888头条立场,原文链接为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I3ODA4MA==&mid=2650189916&idx=1&sn=c773a137ce6b329ccb07a79e101dad91&chksm=beb5e53389c26c2582796235aaad1b25f1ea6504572f361f988337f4aa118dad14ba6cdf0cb6&token=1704080727&lang=zh_CN#rd,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TG: toutiao888admin

TG频道https://t.me/toutiao888

联系邮箱

客户服务:cs@888toutiao.com

商业合作:business@888toutiao.com

返回顶部